SCA 5未死!-- 关于AA民意调查的电台访谈节目(下)


蓝葭    10/11     23107    
4.6/7 


前一天Bay Voice的节目关于种族优惠措施AA的民意调查,讨论非常热烈。虽然民意调查结果,华裔中60%赞成,24%反对AA。但是在实时连线的空中survey里面,接入七个观众朋友电话,观点都是不赞成SCA 5,包括身边大多数朋友都不赞成。
为此,执行民意调查的Ramakrishnan教授强调人以群分,跟你观点相似的人往往都在一块儿。而次民意调查对象是随意抽取的1280个注册选民。他一再强调这个调查客观,准确,调查机构科学,权威。可是因为听众热线结果跟民意调查差距太大,昨天的节目感觉还没有谈完,所以今天节目特别请来另一位嘉宾Meimei Huff何美湄女士,就是San Gabriel Valley Lincoln Club主席,也是最近成立的Coalition for Excellence PAC追求卓越联盟组织的主席来谈谈这个问题。

主持人:请问关于民意调查结论,大多数亚裔,包括华裔都支持AA,你怎么看?
何美湄:民调有不同的做法,如果想引导出某种特定答案,他可以问得很有技巧。比如这次的问题,你是否愿意帮助黑人,妇女,或者其他少数族裔,在学业就业方面有更好的机会?问题非常高大上,让人无法说自己不愿意帮助。如果问题变成,你是否支持以种族肤色等因素来决定入学机会,调查结果一定不同。所以这个民调本身有很大程度flawed。

主持人:为什么他们要做一个有明显设计缺陷的名调?
何美湄:两个教授的所在地都是极左势力最强大的地方,UC Berkeley and UC riverside。我们认为他们在为左派将来推行类似SCA 5的法案造势铺路。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执行的民调,问题有明显误导性,我不认为这个调查结果能真正代表华人心声。

主持人:你为什么觉得他们是在为下一个SCA 5做准备?
何美湄:SCA 5法案的产生不是一个独立事件。事实上从2003年开始,他们已经推动类似法案9次。其中3次是以修宪方式进行,6次是试图立法。可是普通立法无法推翻共和党支持的加州宪法修正案209提案,所以民主党在年初刚刚得到super majority之后,就在参议院立刻通过了SCA 5。

主持人:这个民调结果为什么能帮助下一次SCA 5?
何美湄:这个民调只是很大计划中的一个小步骤而已。虽然Brown州长曾经否定过类似立法,但是他否定的原因是,立法跟修宪209号提案相违背。类似提案只能以修宪方式进行,当然他个人是支持推翻209号提案的。这基本是代表民主党党纲的党派划线的观点。所以他们先要在全加州境内布桩造势,在民众中间制造舆论AA已经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这样好在2016年再次把类似SCA 5的法案提出来。而如何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是我们现在正在积极做的—打破民主党一党独大,让下一次的SCA 5无法以修宪形式通过,再送交公投。可是他们还能以另一种方法吧类似法案挤入公投,就是收集到超过80几万以上的选民的签名。所以这个民调是帮助他们获得广泛的舆论同意,为了最终的大计划服务。

主持人:那么在现在拉丁裔成为majority的情况下,一旦进行公投,是不是类似法案就会通过呢?
何美湄:可能性是有的。而这也恰恰是Coalition for Excellence PAC成立的初衷:强调以merit作为学业事业的考虑因素,并且推动积极跟其他族裔联盟,一起反对类似SCA 5的提案。要相信拉丁裔也不是所有人都一定支持SCA 5,到时候斗争会很激烈复杂。

主持人:有听众提问,Affirmative Action跟SCA 5到底有没有关系?
何美湄:AA是说政府给少数群体,弱势群体一些学业就业上的优惠,来消除歧视,达到平等。而现在亚裔成绩太优秀,在UC等学校占比例过大,所以推动SCA 5就是要加入种族,肤色,等等评判标准才能限制亚裔入学比例过高的情况,虽然亚裔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少数族裔。在公立学校入学这方面,两者所做完全就是同一件事情。

主持人:当昨天听众朋友质疑教授问题的时候,教授回答这些问题已经用了很多年,从90年代就开始了,所以问题是准确的。你怎么看?
何美湄:问题带有明显诱导性,没人敢说不要帮助黑人,妇女,弱势族群。还有就是,不是说很多年前问题用过,现在就依然合适这么用。而且很多年前用过,也不代表问题本身的正确。时代已经变了,现在华裔地位其实非常尴尬,在人数上是少数,在个人成就,集体成就上却很强势,像犹太人给人的感觉,被人当成强势族裔对待。所以亚裔利益就好像一块肥肉,而华裔这块是最肥的。我必须再次提醒大家:If you are not at the table, you are on the menu。当我们还在挣扎AA是不是等于SCA 5,该不该去反对AA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为餐桌上待瓜分的一道菜了。

主持人:我还是关心统计调查的准确性。虽然所有听众都表达了对AA的反对,教授还是说,你们只是想法相似的人正好凑在一起。真正的民意必须要靠科学的调查来展现。
何美湄:如果AA真的一直深受民众支持,1996年为什么209提案能通过?虽然白人知道当时通过这个法案会对白人造成不利,但是他们认为以成绩决定入学才是真正合理的做法。而SCA 5所造成的平等,是“齐头式”的平等,不是“立足式”的平等,让努力和不努力的人得到同样的结果,不是真正的公平。

主持人:听众在网上查号召华人支持AA的文章说,华裔需要AA来保护我们的就业机会,比如华人在从政,企业高管职位方面依然受到歧视?如果背弃AA,华人将失去打破职业壁垒的保障和机会,等于自废武功。
何美湄:如果你支持一项准则,它应该是在哪一个方面,对哪一个种族都一视同仁。我们不能想着入学要凭成绩,就业又凭借种族肤色的保护,这是不可能的。而我们认为得到平等受教育的机会才是未来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根本。另外美国教育注重的不光是学业成绩一项,包括人才多方面的素质培养。我们想要打破职场上的“玻璃天花板”不能幻想依赖AA保护,而要从提高亚裔多方面素质做起,才是最可行的。

主持人:中期选举马上就要到来,你觉得现在华人应该怎么做?
何美湄:我认为华人必须积极参与政治。而所谓参与,不单单是指华人自己出来竞选公职,而是每个人都要出来投票。如果不参加法制,政治的过程,我们就是没有声音的一群人。而就我的个人体验,至少是在南加州所见,中国人有一些不良的投票习惯。如果候选人里面有华人,才出来投票,否则就根本不去投。这样久而久之,华人等于在把自己边缘化。自己不关心主流,就不要抱怨被主流排斥。而在发生SCA 5事件之后,我非常欣慰,在北加州,南加州都看到一些人在非常努力地推动和改变这个现状,积极参与政治的运作。北加州就是Silicon Valley Chinese Assosication (SVCA),南加州就是The Orange Club(TOC)。所以我看到了中国人慢慢地在觉醒,努力参与美国主流的政治,争取跟主流能够结合。我想这是打破华人现在所处僵局,尴尬地位的目前最有效的方式。所以11月4日中期选举,希望华人能够踊跃出来投票,不要忘记自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就从那一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