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 5未死!-- 关于AA民意调查的电台访谈节目(上)


蓝葭    10/10     18010    
4.8/4 

10月7日,湾区Bay Voice电台关于最近的AA问卷调查做了一个听众访谈节目。题目是:华人多数赞成Affirmative Action?

因为不少朋友没有听广播内容,就被这个标题误导,我特别把广播概要给大家写一下,希望澄清误解。

先一句话总结一下节目内容,虽然问卷调查里面说60%华人支持AA,可是这次听众访谈,打电话进去的七个听众全部反对AA,而且是强烈反对。

再说节目开始,主持人就陈述自己的观点,觉得AA不应该翻译成”平权法案”,这样太有误导性,应该称作种族优惠法案更合适。

最近进行的这次调查结果显示,全加州各种族普遍都支持AA。其中特别点出亚裔,包括华裔,越南裔,也是如此。亚裔69%支持AA,而华裔则是60%支持。节目里面专门请到了执行这次调查的UC riverside的教授Karthick Ramakrishnan来现场回答听众提问。

第一个听众:我和我周围认识的人全部强烈反对SCA 5,反对AA。所以我认为这个调查结果可能是被设计误导出来的,或者说,问卷没有正确反映问题根本。
教授回答: 你生活的圈子,朋友圈子都是想法类似的一群人。特定一个group的人群都同意一个观点,并不能代表普遍大众的观点。

第二个听众:我在邮局工作,我所有工作单位遇见的华裔也都没人支持AA。这不是朋友圈特别group。
教授回答:当别人跟你面对面交流的时候,因为看出来你的想法,所以会倾向于顺着你的观点说。他们嘴上全部赞同你,并不一定是真的赞同。而回答问卷调查的时候,就没有这个问题。另外,你遇见的人就算成百上千,跟加州总人数也没法比。所以就算他们全部反对AA,也不说明加州亚裔大多数都反对AA。

第三个听众:问题设计能反映大家对AA的真实态度嘛?如果你问,给少数族裔增加一些入学特殊管道。亚裔一想,我自己就是少数族裔,肯定就倾向于赞同了。但是如果你说,AA会减少亚裔进入大学的比例,我想不会有亚裔赞同AA的。
教授回答:这些问卷里的问题从90年代开始就是这样的了。AA本来就是设计用来帮助弱势族群进入大学的。所以这个问题反映出了AA本质。至于你们觉得亚裔入学难,那更多是因为现在本州学生招收太少。这才是问题本质。

第四个听众:我觉得教授你回答问题不着力。其实进行问卷调查的人可以通过巧妙地设计问题引导被调查者说出他们想要的答案,这是一门艺术。
教授回答:我从来没有想过设计别人。恰恰相反,我本来是希望看到支持AA的人数会有所降低的,因为听说了今年上半年的亚裔反对SCA 5的运动。尤其是在Silicon Valley,在San Gabriel Valley这些地区的亚裔呼声格外强烈。但是结果出乎意料,还是大多数亚裔依然支持AA。而且,我必须再次强调,伤害亚裔最多的是外州外国学生比例增加的事实,而不是AA。

第五个听众:1. 我和我接触的人,全部反对AA。2. 你们这个问卷调查的提问方式很有倾向性。好像在问别人:你想不想做一个好人?大家自然不敢说不想。3. 我认为保证多样性固然重要,但是不该影响公平竞争原则。
教授回答:我们亚裔要看长远。在未来,拉丁裔成为加州人口大多数是不可逃避的现实。如果他们大多数不能上大学,社会中上层都被亚裔占领,就会造成社会不稳定。所以亚裔不能自私,不能短视,要出让一些自己的利益。

看到如此一面倒的听众提问,主持人不得不在广播中呼吁,请支持SCA 5的听众也要踊跃打电话进来,大胆说出你的想法。因为按照这个问卷调查,应该有2.5:1的人支持AA。

第六个听众:我想问问教授本人支持还是反对AA?另外你们问卷的问题是,你愿不愿意帮助别人?那么当然大多数人都回答愿意。可是如果你们说清楚,必须牺牲亚裔利益去帮助西裔非裔,你愿意吗?估计答案就不是那么肯定了。
教授回答:我对SCA 5跟AA看法不同。SCA 5完全没有说具体措施,就是简单移除了反种族歧视的条款,这个我不赞成。AA的设计说的很明确,我觉得亚裔作为人口少数,不能太自私,不能短视。为了自己长远利益,应该支持AA。

第七个听众:我觉得问问题方法很重要。比如有人解释说SCA 5是为了让大家都平等,那听起来就很好。问题是需要细节,知道如何执行,才能知道是不是真好。我能不能知道受调查人群的背景,知道他们是否代表真的随机抽取的亚裔样本,是能代表大众观点的人群?
教授回答:我们的调查机构中立可靠。被调查的华裔是从注册选民里面找有华人名字的人挑出来的。所以肯定能保证抽取样本非常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