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er Cupertino对话Cupertino曾经的市民组织领袖纪佩宜          


关注Cupertino高密度    05/06     5372    
3.5/6 

在十年前的Cupertino,曾经有一个市民组织CARe(Cupertino Against Re-zoning)代表民众发声。当是最大的诉求就是反对库市城建改造计划中新增的大批公寓。而当时的市长Richard Luwenthal则是库市市区全面condo化的强力推动者,被送了一个出名的绰号Mr. Condoman。十年后的今天,Luwenthal卸任市长后更是公开跟开发商站在了一起,利用前市长的名头四处散布欺骗性言论。他说CCSGI市民公投会让Vallco彻底什么新房子都不能盖,永远都是破败的残垣断壁,而完全不顾市民公投其实只是想保留Vallco作为商业区的诉求。最近,Better Cupertino则联系上了成功阻击Mr. Condoman的当年草根组织CARe领袖人物纪佩宜Patty Chi,向她详细了解当年斗争过程。

CARe的网站现在还在,从中可以看到当时的一些历史资料。http://www.cupertinocares.org/ 最让人感慨的是,纪佩宜告诉我们当年的斗争过程,遇到的困难,都和我们现在的情况非常相似。第一,是草根试图沟通官员,官员完全不听。他们当初也是合伙请愿,去市府发言,跟官员谈判,对方对草民们的诉求置之不理,最后市民方才不得不走上靠法律手段抗争的道路。

第二个相似之处,就是筹钱难。CARe也是一直苦于没有大笔经费,从头至尾能用的资金也就一万美金上下。平时的宣传工作也是全部靠口耳相传,义工扫街,义工去学校散布消息,完全靠人力进行。最后大家省着钱,直到11月大选前才打出mailer。所以,义工的奉献对于最后的斗争胜利至关重要!

第三个相似之处,就是开发商拼命找茬抹黑,甚至恶人先告状,状告市民组织违法乱纪搞破坏。这跟我们CCSGI现在遭受选票抹黑的不白之冤,其实是非常类似的。纪佩宜说,这个时候最不能做的,就是示弱。一旦你们示弱,开发商的目的就达到了。像一些怀柔派说,我们不如回去改一改公投内容吧?绝对不能!敌人不会因为你善良,善于检讨自我,就放过你。敌人之所以给市民方抹黑,就是盼望着你们胆子小,会退缩,一旦退缩,全盘皆输。而如果你们硬抗过来了,也就过去了。CARe当时被开发上咬文嚼字,各种细节上的纠缠也是很多,只要自己觉得自己没错,就绝对不能心软认错,千万不要天真地以为自己寻求和解,敌人就会愿意接受和解。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不断重复自己的诉求对全市人民是有利的。不断说自己的优点,而不是软弱地去解释为什么自己没有错。当你不断去解释自己没错的时候,其实就是给人一个感觉,你可能有错。

对于现在的情况,纪佩宜还提到,群众的记忆力其实是很短的。如果你们总是说那个45ft, 45ft,别人脑子里就只记得一个45ft,其实这个45ft跟你们的公投主旨有关系吗?你们的公投有要对居民区楼高做什么吗?你们应该到处不断重复你们公投的好处,反对全市疯狂的非理性开发,简短有力,有代表性。这样才会让别人记住你们真正希望他们记住的东西。千万不要跟着开发商的脚步去走,一旦你们跟他们开始你来我往的争执,话题就偏了,而不管是往哪个方向偏,其实就是被敌人拖入泥潭。你们本该被广大群众记住的那个主要形象就被淡化了。

最后,她提到上一次的Cupertino Against Re-zoning的燎原之火也是从Vallco脚下开始烧起,最后也烧到了西库大票仓。他们的宣传方法是,不要让市民觉得分地区会有区别,而是不断重复我们Cupertino整个城市的命运是把握在整个城市居民的手里。如果市民组织被开发商打败了,受到损害的人也是全体市民,而不是仅仅一小部分市民。
就比如现在一旦CCSGI失败,可以预见的:
Vallco百尺办公大楼今年一定过关,公寓数目近千户;
Oaks明年一定卷土重来,不光有7层办公楼,到时候说不定公寓数目还会翻倍;
Marina Food的改造计划会变本加厉扩张;
Good Year也就rezone盖高楼都没问题了
.......
有这么多项目在虎视眈眈盯着CCSGI,市民们支持CCSGI是大家唯一的机会,是所有人的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