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中文电台”焦点访谈”--AB1266同厕法案文字记录


蓝葭    10/03     9028    
4.0/1 

星岛中文电台焦点访谈”--AB1266同厕法案  (09/09/2015)

主持人:千绘    

到场嘉宾:徐琪(Tony Xu)Jennifer 周,Shirley Chang

访谈文字记录义工:阿布,JasperZ, WANG, Guizhu Li, yyuum


~~~~~~~~~~~~~~~~~~~~~~~~~~~~~~~~~~~~~~~~~~~~~~~~~~~~~~~~ 

主持人千绘:网罗时事,聚焦热点,亲爱的听众朋友们早上好,这里是FM96.1星岛中文电台。新老朋友,欢迎你关注今天的焦点访谈。今天我们的焦点就是,有一个法案叫AB1266,简称厕所法案,或者说是同厕法案。这个法案2013年已经出现了,但是今年已经2015年了,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呢,一直有不同的声音出现。而且最近,我们有很多的朋友们的开始联名签名,因为呢,大家都有自己的心声和呼吁。并且,这么长时间以来,也有些新的问题在出现。

今天,我们就会请到嘉宾,现场嘉宾和所有的听众朋友,如果对这个法案的问题上有自己的看法,无论您是赞成也好,反对也好,或者您认为这个法案还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地方也好,或者是您觉得这个法案如果真的实施开来,比如在三藩市实施开来,比如在南湾所有的学校实施开来,会有怎样的一些影响?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欢迎大家随时拨打我们的直播call in热线:1-888-323-8888 到节目中来互动,或者也可以发送文字短信,到 650-382-2008

今天,我们真是感谢从南湾这么远赶过来到我们现场的两位嘉宾。首先这位是......今年你不是第一次坐在这里了。这位是徐琪,没有说错吧?

徐琪:对,我是硅谷华人协会的理事徐琪。千绘好,各位听众好!很高兴在这里大家又见面了。

千绘:是,昨天我们刚开了一个关于这个节目的微信小群,一天时间内讨论真的是很多。在这个问题上,今天我们真的是需要很多时间来讨论这个话题。下一位是Jennifer,请自我介绍一下。

Jennifer:我叫Jennifer,我姓周。我是一个新的机构的founder。这个机构是叫作Sillicon Valley Foundation for Weather and Environment

千绘:这个其实真的是很重要的。这个环境问题其实也包括了孩子们学习的环境,对不对?

Jennifer: 对。

千绘:我们生活的环境

Jennifer: 对。

千绘:我们先请哪位开始跟大家简单聊一聊呢?这个AB266这个法案?那么,来,徐先生。

Tony:我先简单介绍一下AB1266这个法案。这个法案呢,是在2013年的2月份,由民主党的以为参议员Tom Ammiano提出的,得到了另外两位参议员的co-sponsor, Mark LenoRicardo Lara。然后再20138月份,这个法案通过后,由州长Jerry Brown签署,正式实施。这个法案正式实施的时间是2014年的11号。这个法案总共的大概有六条,最重要的是第F那一条,就是说:任何一个学生,他可以不管他生理上的性状是男生还是女生,他只要认定自己是一个男生,或者女生,他就可以去自己认定的那个一个facility。也就是说,我们的locker room, bathroom,不管男厕所还是女厕所,那只要这个学生认定他是哪一个,不管他真实的性别生理上的是那一个,他就可以进入。就是这一条呢,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所以就是在20138月份,刚刚通过这个法案以后,就有一个组织叫Privacy for All Students来要求联署,试图把它放到全民公决的选票上。让全体加州人民来表决,是不是接受这一个法案。那很不幸的呢,这个法案当时需要的人数,就是签名总数是504,760人,当时在2014年如果要把这个放上全民公决的票数。这个组织呢,其实did a great job,他们征集到了619,381个签名。

千绘:那就超过了啊?

Tony对。但是呢,很不幸的是,在州务卿那儿只认定487,484票是合法的。所以最后呢,没有放到那个2014年的选票上。情况呢,是过了一年以后,去年是中期选举,参加州长选举的票数比2012年的那个选票少很多。所以新的门槛呢,是365,880个签名。所以这个组织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的征集签名的运动。但是因为为了防止上一次的情况,又是很多签名没有qualify,或者不valid的。

千绘:就是怕有这种废的签名,是吧?

Tony:对,所以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征集50万个签名。那根据这个情况呢,应该是没有问题。因为上一次已经征集到了619千多个签名。

千绘:是,所以我在猜,这个也是为什么从2013年到2015年,这么长时间,这个法案一直都没有一个说法的原因。这个里面的波波折折就在这里。所以我在想呢,徐先生刚才你也说这个,这个AB1266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允许中小学生根据自己,自认为的性别,而不是他自己本身的生理性别。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不需要医生的一个证明。所以就可以,我认为我是男性,或者我认为我是女性,或者怎么样的,就可以进入男厕女厕,或者更衣室啊,或者浴室啊,等等,这样的一些场所。所以如果这个法案真正实施下来的话呢,我们作为家长就可以想象一下,比如说家里有女孩子的,可能今天你的小孩子回到家会说,今天厕所里面进来一个,就是她们看过去可能觉得是异性别,看上去是男孩子的同学。她会该怎么反应?她周围的人,比如说学校的老师会怎么说?也许这个老师就会说呢,我们应该有更大的包容性,我们应该包容这个社会的多元性。你们对这种事情,不应该才取这种,比如说惊恐啊,恐慌,或者是觉得不正常的这种态度。如果都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的家长可能也都多少会有一点心理不太踏实。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也会制造一些空子。有可能有的人也会钻这个空子,比如说,他可能是其他的出发点呢?这就有一些危险的种子和因素,就埋在这里了。我想来请教JenniferJennifer本身是不是也是母亲?

Jennifer: 是。有一个女儿。

千绘:在这个问题上,您是有哪些担忧?或者说,您能不能理解比如说更多的支持和反对的意见?俩方都能理解么?

Jennifer: 首先,我对这个法案我是反对的。因为我觉得呢,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回事,有男有女,男人有男人的特征,女人有女人的特征。这样的才会,就是说,99%的人他们的性别认识都是会很清楚的。那就是可能不到2%的人,他们可能在性别上的认识有一点模糊。那么不应该让这么99.9%的人,或者学生,来将就0.1%的人的,他们对自己性别认识不清楚的这个事情。我觉得,的确是不正确。

千绘:但是我想同样一样也会有不同的声音,就说,那即便是有0.1%的人群存在,我们也不能忽视这个群体。我想同样的声音一定会出来。

Jennifer对,对,为什么会有这个法案,肯定是有它的原因和基础的。它的基础呢,就是说,ok,那我们现在的确有这么一个小的群体的人存在,那他们呢因为对自己性别模糊的认识,他们呢在那个学校,或者参加任何项目啊比赛啊之类的,他们都可能受到其他学生的歧视,或者甚至侮辱啊,言语上的行为上的,甚至暴力方面的,所以就在这个基础上产生了这么一个提案,然后呢,很多人就说,哦,对啊,虽然说是少数人,但是他们是弱势群体,那我们就应该有一个法案来保护他们。但是我就在想啊,这个法律现在已经通过了,加州州长也已经让它成为法律了,那是不是说这个法律产生了之后能够真正地保护这些性别模糊的小孩子呢?我觉得是不能的。因为就说一般说来的话,那既然它是一个少数的群体,正是因为他们是少数,才会受到欺负,而不是因为他们的这种性别模糊,别人来欺负他们,对不对?

千绘:对!是,而且客观的来讲,不管是百分比这个比例如何,应该是要能够保护到所有的人。所有的人,不让一个人拉下,所有人的权益得到保护,这才是所有的人能够接受的一个法案。那我们稍微休息一下,我现在看到已经有人在打进来电话,有人在留言说什么是同性恋自由造成的负面影响,这个就是,还是,后面有一个大的惊叹号。好,我们休息一会儿,一会儿再来请教两位,同时接听听众的电话。欢迎你拨打我们的播音室直播电话1-888-323-8888到节目中来,谢谢您!一会儿回头见!

 

【休息后】
千绘:网罗时事,聚焦热点,欢迎回到焦点访谈,我们今天讨论的这个话题呢就是加州议会通过的AB1266简称厕所法案或者说是同厕法案。在这个话题上呢,我们拉了个小群,讨论了很久,今天呢,有三位朋友到我们的直播室来,再来向您介绍另外一位,是刚刚赶到的Shirley,您好!

Shirley大家好!我是叫Shirley  Chang

千绘:好,请做个自我介绍。您是代表哪个组织,还是?

Shirley我最近是参加小业主的活动,那今天其实是被我朋友举手举脚把我推荐上来的。不过呢,他们不知道我的背景,那其实,除了大家知道我是护理师以外,那其实在过去我是儿童心理卫生专家,所以,接触到很多一些大家很深处的问题。

千绘:那太好了。那咱们马上就进入主题。那如果这个法案在学校里推行的话,学校已经开始执行这样一个法案了,那小朋友们看到这样一个情况,会对他们的心理有怎样的一些影响呢?会让他们更有包容性,更早的接触这个世界的多元性,这样对他们好呢?还是有一些负面的影响呢?

Shirley我是讲到一些已经发生的事情,那不管是不是因为这样,其实蛮有一些小孩子,特别是女孩子,在厕所被人家性侵,这种性侵的经验,是会毁了小孩子的一辈子,非常恐怖的一个经验。而且这种经验常常不会告诉她们的父母跟老师。

千绘:听得我做母亲的,简直是。因为这个(法案)确实是,你不需要有医学证明,你可以自由进入你认为的gender的厕所,所以就会有这样的空子,会被坏人钻了空子。

Shirley因为厕所本来就是一个容易发生这类事情的地方,那现在在这些人,不管他是男孩子还是男士,还是成人,谁都有理由说要去上厕所,是不是?然后比方在学校里面已经开始上课了,那有小孩子中间急着想要去洗手间,这时候学校里面不会有其他人,所以他们会知道可以趁这个空档。

千绘:哦,真的,其实这就是埋的定时炸弹啊。太危险了。那这样,非常感谢大家,一会儿我们再请教我们的三位嘉宾。现在线上有一位听众朋友在等待,我们来听听我们的听众朋友看法怎样。这位是周先生。周先生,您好。

周先生:您好您好。我想讲两点。第一点就是关于这个法案本身,那为什么一开始是在学校里。既然说要社会的包容性,我想孩子对于事物的辨识力还不是特别清楚吧,成人对自己的行为更有负责力,更有对事物的辨查力。为什么不是全民都可以这样子的,那我们索性把它推推广,那在所有的mall里面男女同厕不就得了吗?那为什么要在学校里开呢?这个法案提出来的本身,是不是就是想在避让一些什么东西吧。这是一。第二点呢就是说,我们现在有很多这种匪夷所思的法案,比如说SCA5啊,禁鱼翅法案啊,还有那个对房东的不公平法案啊,很多很多这样的法案,不停的提出来,然后呢很多就是直接损害到华人的利益,然后大家都在疲于奔命,今天登记签名,明天抗议,天天在为了反对这个法案那个法案在那里搞,这些提出这种让民众非常恼火的法案的这些人,他们提出这些法案的时候,他们自己几乎没有损失,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没有办法制衡。他们可以不停的提出一个一个又一个这种不合理的法案,浪费纳税人的钱,然后造成我们这些人跟着他们在这里拼命的抗议,我们是不是要想办法反制一下,能够让他们一旦提出这种法案的话,受到大量民众反对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取消他们的议员资格啊,或者怎样制衡一下。这样一直抗议,不是一个办法。

                           

千绘: 嗯,好,嗯。谢谢周先生,那我们一会儿休息一下,一会儿回来。我们正好用这个休息时间,我们也来好好想想。刚刚周先生也说了,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法案,也有很多朋友提出了自己的这个意见。但是呢,我们每次都出来抗议啊,游行啊,集会啊,或者签名啊,不知道这个是否真正的有用,或者说呢,是不是我们可以从这个根儿上来,就是说怎么能够让这样奇怪的法案不能,不能出现,也不能让它通过,我们能,到底能做些什么事情呢?我们稍微休息一下,也一块儿来想一想,一会儿回来呢,继续和大家来一起聊。

【休息后】
千绘: 网络实事,聚焦热点,马上回到我们的焦点访谈,今天还是提到了这个AB1266这个同厕法案。刚才我们的听众周先生,也说了,说这个法案为什么先是在学校里面开始来执行。因为,你说如果从K12年级的话,K才是六七岁的小朋友,其实还真的不太了解呢,可能也刚刚脱掉尿布没有几年的样子。这样的话,对他们合适吗?对他们有什么好的影响吗?为什么都会怎样?另外我刚才我们也说了,如果想象一下,这个如果推到成年的社会,整个全社会,如果我们去逛一个SHOPPING MALL里面,那男女厕所已经是可以这样了,如果你说你认为你可以是哪个gender的,你就可以进哪个厕所。这不就……我无法想象会不会乱套。我来,来请教您,来听听您有什么看法。
Shirley: 我们在旧金山事实上已经发生了。
千绘: 噢,已经有这样的事情了?
Shirley: 那,你去餐馆,去球场,去公共地方。它规定你全部的厕所,全部弄成男女同厕,不但是男女同厕,而且外面要挂一个牌子就是你以前是写男厕,女厕,现在是一个牌子,有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然后中画一条线。这些事情,不但是要做,而且没有照着做的话,会被罚款。所以其实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那,而且造成说,已经发生了这么久了,造成我们是怎么适应呢?我们现在就是只有选择不敢上厕所,所以,像小孩子,他们就不敢上厕所,所以不敢喝水,等到下课,被妈妈接回家的时候,才赶着去上厕所。能够了解的妈妈就第一件事就赶快把小孩带去上厕所,人家还不让你上,所以要熟悉的那种中餐馆,我们才可以进去上厕所。所以,倒是影响到这些女孩子,特别是女孩子,影响到她们的肾脏。将来她们要洗肾换肾的时候,是谁要付这些医疗费,是谁要负责她们将来的生活费?她们一辈子的幸福。这些议员,他提这些议案,他愿意负责吗?他能负责吗?为了少数几个人要影响到这么多的人,为什么我们社会可以容忍这样的事发生?
千绘:而且除了这些影响之外,你要换牌子什么的,一样也是要花钱的。我们说到另外一个话题,也是一样花钱,这个钱到底要由谁来出呢?
Shirley都是我们纳税人。
千绘:是啊
Tony: 我想先回答一下周先生说为什么从那个小学学校开始。这个法案是由民主党议员Tom 提出来的。然后他的法案取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叫做是“school success and opportunity act”,就是学校成功和机会法案。他的立场是怎么样呢,我只是说正方的观点,就是说那个议员认为,就是说每个小孩都应该有公平的机会在学校里。那TRANSGENDERkids,就是那些自认为自己的性状与自己生理性状相反的小孩,他们就是说在上厕所的时候会有恐惧,所以呢,出于保护这些小孩。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们有些credit就拿不到,比如有些gymclass,所以这样会影响他们的performance,所以为了保护这些小孩呢,所以这个议员就提出了这样的修正的方案。那问题呢,我就是说,他这个方案是不是合适,是不是受到社会检验,是个未知数。简单来说,就是这些民主党议员利用他的,就是说在加州现在一个supermajority的地位,他们可以通过whatever法案they want。所以他们就是在把人做一个社会试验,就是说,把人当成小白鼠在做实验。就是这个结果,他不管它好坏,但是我出于一个很高上的目的,从他自己认为的高上的目的,我就先把这个事情在社会上推广了来做这个试验。这个大概可能解释周先生的问题。我不相信那个议员就是个坏人,他可能也是出于一个很崇高的目的。但是他的问题,就像在中国过去发生过的什么大跃进文革一样的,也是他掌握了绝对权利以后呢,就把人当成小白鼠做一种社会试验:social engineering experiment,这本质上我觉得现在发生就是一个这样的,我理解是这样的一个行为。
千绘: 好,那马上回到我们这个关键的问题,现在大家该怎么办? 刚才也说到了我们每次都会起来,都会奋起反抗的。但是到底什么样的方式是一种有效的方式,能达到我们要说的话呢,这种目的。
Shirley我是觉得是这样子,首先我们要,华人要了解美国这个系统是什么回事。因为他作为一个名义代表,这个张三李四提什么,只要有三四个人或十个人提过这些事情的话,他就要拿出来处理,来表示他对那个选民负责。所以呢,我们不能够袖手旁观,因为我们有表决权,每个人有一张票,你也不能用一个人来代表十个人,所以,每个人要去表示反对。所以他议员先生就可以交差,说我提了这个议案,可是有这么多人反对,所以它不成功。那,我们自己中国人提的那些议案呢,因为我们自己中国人也不去支持,那所以怎么办呢?那他就说,对不起了,因为支持的人少,所以你的议案不能通过,那至于他们的议案呢,因为老天爷在那个民意代表里面很多那一类的人,所以他们就举手统统通过了,所以我们就吃瘪了。

Shirley

我们中国人提的那些议案中国人也不去支持。那怎么办呢?那对不起了,因为你支持的人少,所以你的议案不能通过至于他们的议案,老丁也在那个民意代表里面,很多那一类的人,他们都通通举手通过了,所以我么就吃瘪了。

徐琪:你看看,千绘提到的就是目前我们应该怎么做。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办法(技术能够推翻这个法案)就是全民公决。那也就是目前那个Privacy for All这个组织在呼吁在推动在征集大家签名,争取把这个反对AB126同厕法案放到2016年的选票上面,让全体加州人民来决定我们是否能够接受这样一个同厕的bill。人民大众觉得It’s OK, 那就OK。如果大家觉得这个法案不行的话,那用全面公决否决掉这个法案。所以大家现在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去积极参加签名,让签名数超过那个线,365,880个。所以具体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签名。我也签了,我想在座的大家已经签了。我们现在呼吁大家签这个名,比较清晰地填写那个表格,不要被当作废票。

千绘:是,没错。

Jennifer对,我觉得美国这个系统它还是很好的。现在这个法案虽然说它是通过了,但凡是一个荒唐的法案,它慢慢会被淘汰。现在这个法案2013年它被通过了,但马上就有人站起来反对它并要求进行公投。刚才Tony已经介绍了就是第一次(呼吁)公投我们已经拿到了足够的签名,但它因为技术上的一些失误,我们没有成功。现在我们有进入到另一轮的公投签名。现在我们就要吸取上一次的教训,我们要让大家来签名的时候做正确的填写,注意事项有下面几条我想介绍一下。

第一,签名的人必须要是注册公民

第二,签名的表格一共可以有8个人来签。但是这8个人必须要在同一个County,不能是不一样的County。 如果这里面有一个人跟其他人来自不同的county,那就要给这个人单独弄一张来签。

千绘:如果是这样的话(同一张表格上的8个人county不同),那8个人的签名是不是都无效了?

Jennifer嗯,你把这个混淆了之后,他们就把这个(表格)全都无效了。

第三,你在签名提供信息的时候,它有几栏嘛。就是说每一栏你都必须要填完,完整地填完而且要用清晰的,不能缺少任何的信息。空起来是不行的。

还有一条,就是不能让别人代签。一定要自己的签名。以为它,每一个签名,都要被去compare每一个注册签名的人的(原始)签名是怎么样子的。 它都要去compare。如果(表格上的签名)跟自己注册时候的签名不一样的话,它就把你那个签名作废掉。所以这样子,大家就白费工夫了。所以这次我们一定要所有的事情都做正确,然后呢,让我们这次能够公投成功。

千绘:是。我觉得刚才我们,我自己也在这慢慢总结,有两个全民特别重要。这个法案是要保障所有人,全民的利益,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如果通过,我们签名之后让这个法案上了2016这个选票,这个时候也是要接受全民的一个判决。大家来判决,到底(这个法案)合适还是不合适。好,我么赶紧来接听两位一直在现场久等的听众朋友的电话。两位都是女士:王女士和李女士。王女士久等了!

王女士:喂,你好!非常感谢主持人今天把这个热门话题拿出来讲。

千绘:嗯,您是母亲吗?

王女士:是。

千绘:会担心吗?

王女士:三个孩子的妈妈。当然非常担心。其实我是2013年,就是那时候就知道这个法案。而且我知道了以后,我就觉得非常不合理。然后我当时就不但自己签名(它那个网站是privacyforall.com),我是自己下载,它上面有单人表格。然后我自己签了以后,我后来又知道了他们有distribution center,我又去拿了那个八人的长表,到处找人签。后来我知道,其实他们的这个要求真是非常严格。因为州政府,他们不愿意推翻他的法案吗,所以刚刚提到的那几点要求都是很对的,一定要清楚。而且还严格到什么地步呢?夫妻不能帮忙填地址,就是说如果太太帮先生添了地址,让他签个名,那不行!他们如果看到笔迹一样的,这个(签名)也是废的。然后还不能用缩写,比如说那些Drive, Avenue一定要拼出来。每一个签名它都会回到county去,去validate。那比如说,有的人好心阿,他很义愤填膺阿,就多签了几个。他如果查出来的话,反而会倒扣分。把所有签名都倒扣掉。所以我根据自己的经验,我就是鼓励大家不要光自己签名,也要成为distributor,告诉家人啊,朋友啊,邻居啊,把这个信息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可以参与。这回我想说的是,其实这种法案之所以能够出炉,其实是加州民主党一党独大的结果啦。

千绘:嗯,我刚才看到我们网上的各位听众留言,也在说这些古怪法案,包括SCA 5都是民主党提出的。也有人跟您有相似的观点。

王女士:嗯,还有一些,就是比如中学生,女孩子比如要堕胎,老师陪着就行了,不需要,连通知都不需要通知父母的。就是象这种,很多我认为不太合理的法案啦。就是如果说你已经是公民了,大家还是要参与,参政啦,这是毕竟是我们生活的环境,和我们的孩子将来生活的环境。

千绘:非常感谢王女士!嗯,谢谢您,下面我们来接听下一位听众朋友的电话。谢谢您了,王女士!这位是李女士,你也久等了。

李女士:我听你们说,已经有这个男女厕所一起了,有这个,是吧?

千绘:是,在旧金山的一些学校已经开始这样实施了。

李女士:那么就是说,还有其他的成人的男女厕所有吧?

Shirley: 非常多!购物中心哪,餐馆啊。餐馆规定一定要。而且他们还去查,没有这样改良的话,那都会被罚,罚得非常厉害。

李女士:所以说,我们现在第一手资料,本来男女厕所分开,现在怎么样?那里面发生的问题,也就可以提出来。否则你没有说,那么他们就把好的就讲了吗,所以第一手资料要收集。就是说,现在大的思想就是说,全民的思想呢,有的人思想不大好,所以他们会趁此机会做了不对的事情。所以说,你们要第一手资料掌握以后,这个播起来更好一点。

千绘:嗯,与其说你们呢,不如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是所有人一起都来做这件事情。非常感谢李女士,那我们现在休息一下。

Shirley对不起,现在有个事情我想讲一下。本来应该是很好,我们有一次得到资料来支持,可是我们在做文件的时候,我们有法律的限制,就是我们不可以把病人的事情对外讲。就违反病人的隐私权,所以我们没办法交出这个统计数字。这个也就是变成对手可以攻击我们的部分。

千绘:哦,有这样的因素存在。

李女士:签名的人的,是支持的,他又看到一个情况,他有什么发言权呢?就是证据啦。好的就是好的,不好的就可以讲了吗。

好,你说的没错。咱们现在签名时就是为了这个法案能放到明年的选票上,放到选票上以后才会让全民来公决,来表决到底你是同意还是反对。好不好,非常感谢您!等会儿我们回来,再继续聊这个话题。


【休息后】

主持人千绘:有听众刚刚留言,请问在哪里可以拿签名表,上网填可以吗?这个问题请Tony来回答。

Tonyok,现在有一个组织叫privacyforall .com,您的签名表可以从那边download下来,我重复一下:http//www.privacyforall.com,你就可以从那里download,然后网上签名是不行的,刚才Jennifer也说了,非常非常严格,必须按照他的规矩来填写,然后要亲笔签名,然后也不能找人代写然后你签名,然后他们是不承认的。我们知道,其实上一次privacyforall收集了六十一万九千三百八十一个签名,但最后州务卿总共只认可四十八万七千四百八十四个

主持人千绘:嗯,有很多的废票,对吧

Tony对的,大部分很大一部分都当作废票了,所以我们这次必须要避免这样一个情况,请大家务必亲手填写,然后签名。

主持人千绘:还有,就是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来填这个签名表

Tony要注册选民

主持人千绘:要注册选民,对吧

Tony对对对,要注册选民

主持人千绘:刚才我们的听众朋友也说了,像什么driveavenue之类的都不能写简写,是有这么严格吗?

Tony对,是有这么严格

主持人千绘:那就是认真再认真,争取把自己这个庄严的签名表把它变成是一个有效的。

Tony嗯,

主持人千绘:好,那我们现在最后接下来的时间也不多的,我们再来接听一位听众朋友的电话,来听一听他的感受是怎样的,这位是Helen ,Helen,你好

Helen:喂,你好

主持人千绘:嗯,你好,请讲

Helen:我觉得我们华人最最关键的一定要投票,一个统计数字哦,就是东南湾,就Milpitasnorth San Jose 那边有一万个华人,我们真正注册选民才两千个,最后真正投票的才五百个,所以说,一万个华人,真正投票才五百个,百分之五的投票率,你说,谁会在乎我们的想法呢?如果大家都不去投票,;另外一个事情,Fremont那个选票的事情,Fremont那个城市,其实那个城市是大量的新亚裔,比如很多华人,印度人啦,他那个平均投票年龄是六十五岁,那你想想看,那就是四五十岁,二三十岁的人基本都没投票,所以,事实其实是很可怕的,表示我们这些新华人根本就不care.

主持人千绘:好,非常感谢,谢谢您。(另一女嘉宾要求讲话)那您来讲

Shirley:这个投票哦,其实也不见得很有代表性,那你算算旧金山的投票率非常高,可是是因为那些老人家去那个吃饭的地方,那些吃饭的地方那些职员就教他们怎么填,所以他们全都的登记选民,可是他们并没有他们自己的思想独立性,就是上面的职员告诉他们怎么填,就怎么填,要投谁就投谁,投哪个法案就投哪个法案,所以那个法案他们支持就通过了,而且是都是绝大多数通过,所以我们这些人不晓得,其实我们应该是属于高知识分子,可是我们在投票率上非常非常差,而且,很多事情很多候选人或者法案一般人都不了解,所以我们每次在选举的时候都要花很多时间跟一个个人解释,要非常草根,那今天金贞研(Jane Kim),她是旧金山的市议员,她就一句一句去跟人家讲,一条巷子一条巷子去跟人家讲,我们要去花这个功夫

主持人千绘:是,我们其实每年选举的时候都会跟我们的华人朋友呼吁:一定来注册选民,一定出来投票,这一点非常重要,最后,只有一分钟的时间了,请大家作一个总结好吗?Jennifer先来

Jenniferok,我想补充一下,就是说,这个法案实际上还有另外的内容在里面,就是说,不管任何性别,他可以参加这个学校项目和活动,体育比赛,竞赛队之类的,这就是会产生一个漏洞,我觉得这个法案会引诱学生去变坏,就比如说男孩子去上女生的厕所,去做坏事情,然后呢,去进女生的体育队,然后呢,去拿到他们不该拿到的奖金或者是奖杯,这个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在里面,(主持人千绘:嗯嗯)

Shirley:我亲身的经验哦,因为旧金山已经发生了,而且不是光是学校,就是社区也全部改了,那我自己住的地方,本来是有一个健身房,也受影响了,(主持人千绘:是的,是的,这些负面的影响我们不得不考虑的,那好,请Tonny来重复一下那个网站,来签名)

Tony好,那个网站就叫:www.privacyforall.com

主持人千绘:好,如果您真的愿意来做其中的一分子的话,就到这里来拿签名表,来download下来,来认认真真填好所有表格,然后签上您的大名。非常感谢这三位,谢谢大家,再见。